篮球逐风梦小说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用微信登錄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荊門社區網聲色荊門圖文

查看: 312|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篮球3v3比赛规则: [談天說地] 鄂州人數最多涉黑團伙受審 “黑老大”寫2首詩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5-23 09:2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5月21日晚10時許,鄂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隨著審判長最后一次敲響法槌宣布休庭,備受社會關注的周闖等38人涉黑案庭審結束。
在法庭最后陳述階段,多名被告人當庭落淚,包括首犯周闖在內的38名被告人當庭悔罪悔過,懇請法庭寬大處理,周闖表示:“悔恨不已,決心痛改前非,積極改造自己?!?br />        該案是公安部掛牌督辦的重大涉黑案件,是鄂州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的涉案人數最多的一起涉黑案件,群眾關注度高,社會影響較大。

為爭奪"江湖地位"豢養打手
        公訴機關鄂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世紀90年代后期,被告人周闖為樹立惡名,爭奪所謂“江湖地位”,開始豢養打手,先后將社會閑散人員范某某、熊某某、徐某某等人招至麾下。1997年4月,周闖指使范某某伙同徐某某等人持刀將一人砍成重傷,標志著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正式形成。
      此后,該組織不斷發展壯大,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干成員基本固定,組織結構比較穩定,人數眾多,有比較明確的層級,并在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過程中形成一定的組織紀律、活動規約。該組織要求組織成員不準吸毒,避免打架時沖不動、跑不快。如果不服管理,打架時找不到人,基本上就會退出組織。同時,該組織成員還會通過吃年飯、每年初一拜年、安排游玩、趕情搭禮等方式,維持組織的穩定。

首犯周闖
      在經濟方面,該組織通過插手工程、開設賭場、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等非法手段,大肆斂財,具有較強的經濟實力,并將部分收益用于違法犯罪活動,以支持、 維系該組織運轉。該組織盤踞在鄂城區百子畈、范家墩一帶多年,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稱霸一方,對一定區域內生活的群眾形成了心理強制,對一定行業的生產、經營造成了重要影響,嚴重破壞了經濟、生活秩序。該案共涉及12個罪名,其中,在組織意志內實施犯罪30起、違法活動10起;組織外實施犯罪3起。
"黑老大"徹夜難眠寫詩2首
       5月20日8時開庭,在審判長主持下,公訴人宣讀了起訴書,公訴人、辯護人分別向被告人進行訊問、發問。法庭對起訴書指控的故意傷害罪、聚眾斗毆罪等相關事實展開調查,被告人進行了陳述及質證。晚7時許,審判長宣布休庭。
       庭審首日結束后,第一被告、44歲的周闖徹夜難眠,在信紙上寫下兩首詩。在第一首詩《登堂受審》中,他寫道:晨食驚笛擾,戎甲提乘囚。昔聞庭前威,今上烤灼臺。吳城瀾湖畔,楚歌騰翻滾。摯友無一助,寒冰泊孤舟。
      在第二首詩《人性》中,他寫道:一朝金戈舞,滿紙荒唐言。足失千古恨,腦悟萬木枯。切莫人性考,拾來九陋也。誤交下作人,盡得是非事。
      5月21日早8時整,審判長宣布開庭。法庭繼續圍繞故意傷害、聚眾斗毆、尋釁滋事、敲詐勒索、強迫交易、非法拘禁、開設賭場、串通投標等30筆犯罪事實和10筆違法事實展開調查。
案件將擇日宣判
      法庭調查階段,公訴機關采用多媒體形式,針對起訴書指控的周闖等38人涉嫌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進行舉證,分別從組織特征、經濟特征、行為特征、危害性特征四個方面詳細列舉了證據,并當庭宣讀重點證據內容摘要,各被告人及其辯護人逐一發表質證意見。法庭還對與量刑情節有關的事實和涉案財產事實進行調查。
法庭辯論階段,審判長對案件爭議焦點進行了歸納總結,控辯雙方圍繞部分罪名的犯罪構成、被告人的地位和作用、與案件有關的量刑情節以及涉案財產認定等焦點問題展開充分辯論,各被告人進行了自行辯護。
涉黑團伙成員悔過書
公訴人警示:20年前,38名被告人尚是英姿勃發的青少年,走到今天,多半已是人到中年,當他們決定創建或加入這個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時,就已經注定了淪為階下囚的結局。雖然他們“上有老,下有小”,于家庭而言個個都是頂梁柱,可是讓人痛心的是,他們錯誤的選擇了人生道路,用自由換取一時的享樂,留給自己的是悔恨,留給家人的是等待。希望他們能正視自己所犯罪行、真誠悔罪,并從中汲取教訓、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該案休庭后,合議庭將進行評議,并擇日宣判。
此前報道
楚天都市報今年4月報道了鄂州警方偵辦這期重大涉黑案的來龍去脈。
據悉,鄂州警方在查處周闖等人涉黑案時,發現案件性質惡劣、涉案人員較多,遂逐級上報,成為公安部掛牌督辦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鄂州市公安局自2017年11月開始偵辦此案,歷時15個月,輾轉5個省市,行程近5萬公里。
      網絡舉報引起副市長注意
      2017年3月,上任不久的鄂州市副市長、公安局長薛四清在鄂州市掀起掃黑除惡風暴——“霹靂2號”行動,打擊“黑惡霸”,查禁“黃賭毒”。
此時,一篇點擊率極高的《鄂州黑道20年》的網絡舉報信進入薛四清的視野,該舉報信中提到了一名綽號叫“雜毛”的團伙組織,長期盤踞在鄂州城區百子畈村結伙作案,涉嫌多宗違法犯罪案件。
       這篇網絡舉報信引起了薛四清的重視,他批示要求警方先期進行暗中調查。經查,1975年出生的周闖在20世紀90年代末從鄂州市某鐵礦辭職后,拉攏江湖組織“大八仙”的手下邱某勝、邱某寶,并糾集綽號為“波斯貓”、“紅屁”等人混社會,長期作惡一方,民怨極大。
同年10月31日,鄂州市公安局成立10.31專案組,全面核查周闖涉黑團伙的違法犯罪問題。

“黑老大”罪惡成長史
       “周闖的成長過程充滿了極端的暴力色彩?!本葑ò缸槊窬檣?,從1997年4月開始,周闖與得力干將范某和其他組織成員首次共同實施故意傷害后正式形成,至2017年10月周闖被抓獲到案、2018年6月范某投案才徹底覆滅,存續時間長達20年。
       記者了解到,1997年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周闖一朋友與他人發生糾紛,其朋友打電話讓他幫助報復。4月8日晚,周闖指使范某帶人到對方家中,將他人砍成重傷。
      從此時開始,在周闖的組織、領導下,該組織于2000年代進入最猖獗時期,頻繁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組織成員人數眾多,多達30余人。

       2002年,周闖開始插手工程,以占干股的形式參與開發百子綜合樓、高知秀園小區和多佳公寓土建項目,獲取巨額經濟利益。2007年,周闖不滿足與他人合作,遂開始利用軟暴力手段逼走項目實際控制人,在鄂州范家墩及周邊一帶,凡是建筑工程必定插手,并指使他人干擾、破壞建筑工程招投標、施工和結算,通過尋釁滋事、毆打他人、串通投標等手段,先后插手10余個建筑工程項目,對范家墩一帶建筑工程行業的準入、經營、競爭等經濟活動產生了重要影響。

殃及他人釀成命案
     2006年底,鄂州另一涉黑團伙頭目熊才祥(目前熊才祥相關案件庭審已結束)在一牌鋪賭博時輸了錢,借了該牌鋪老板1萬元錢。事后,熊才祥并沒有及時歸還,由于該牌鋪受周闖等人“?;ぁ?,周闖一得力干將周某遂指使馬仔砸了熊才祥的車子。
     2007年2月的一天凌晨,周某和其同伙成員等5人在鄂州市吳都一酒店宵夜時,被熊才祥團伙帶人砍傷。周闖獲悉后,遂商量欲報復熊才祥為周某報仇。
     同年5月23日晚,周某發現熊才祥在鄂州古樓街出現,立即指使陳某等人持刀趕到現場,將熊才祥等5人砍傷。次日凌晨,周某向周闖報告此事,周闖立即安排人員查探傷者情況。經打聽,熊才祥一方的趙某受傷后因搶救無效死亡。
“當時死亡的那名趙姓男子很冤枉?!卑彀該窬檣?,趙某只是一名做建筑生意的小老板,當晚遇到熊才祥后,在一起談生意,不想被周某團伙誤認為是熊才祥的人,結果丟掉了性命。
經鑒定,熊才祥所受損傷為重傷,另外三人兩人輕傷一人輕微傷。案發后,周某畏罪潛逃,充當打手的陳某被判處死刑。

       為了安撫手下,2008年,周闖團伙為陳某的母親在鄂州城區購買一套100多平方的住房。5年后,周某迫于壓力主動投案自首。
為使周某得到從輕處罰,周闖托人找到死者趙某一方,協商經濟賠償事宜。隨后,該組織幾名團伙成員籌資150萬元,對受害人趙某的遺孀進行了賠償,周某被從輕判處有期徒刑11年。

20年非法斂財超5000余萬
      該組織利用、依靠非法強勢地位和影響,有組織地通過插手工程、開設賭場、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等非法手段,大肆斂財。
警方查明,從1997年至2016年,該組織攫取的經濟利益不低于人民幣5000萬元。
2007年7月,周闖得知某娛樂城地塊要在武漢公開拍賣的消息后,便邀約鄂州市一房地產公司董事長徐某一起參加競拍。當年7月22日晚,競拍在武漢某酒店舉行前,周闖邀約同伙多名成員趕到該酒店,逐一約見參加競拍的公司負責人,威脅不準在拍賣會上舉牌競拍。
次日上午,周闖帶著馬仔站在拍賣會現場門口,向參加競拍的公司負責人示威。拍賣開始后,一開發公司負責人出來接電話,竟被周闖等人強行阻止進入會場,致使該公司無法參與競拍。最終,周闖等人以600萬元的低價拍得該地塊。
周闖落網后,當年參加競拍的一家公司負責人接受記者采訪時感慨:“當年房地產一片紅火,鄂州有十幾家房地產開發商都想要那塊地,但被周闖盯上了,迫于壓力都妥協了,沒人敢反抗,只好忍痛割愛?!?br />
"我真想放掛鞭慶賀一下"
      據辦案民警介紹,該組織為了維護組織的運轉和穩定,增強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組織性、隱蔽性,在發展過程中形成了一些約定俗成的組織紀律和活動規約。比如在實施暴力犯罪時,周闖自己不露面,要求成員一對一交代,再由組織成員組織實施。如果不服管理,尋仇時找不到人,便要求成員退出組織,但必要時還需要“頂罪”和“攬罪”。在該組織內還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組織成員不準吸毒,一旦發現有吸毒行為,就趕出組織。據交代,擔心成員吸毒后打架時沖不動、跑不快。
周闖團伙盤踞鄂州城區百子畈一帶20余年,不僅插手工程,甚至小到商販都深受其害。
“要不是鄂城禁鞭,我真想放掛鞭慶賀一下?!倍醭喬僮宇慘幻?2歲的爹爹說:“我們在這塊做點小生意原來都要交?;し?,如果不交錢,"雜毛"的人就會上門恐嚇和威脅,大家都敢怒不敢言?!?br /> 來源:湖北日報記者彭小萍、楚天都市報、鄂州日報

沙發
發表于 2019-5-23 15:10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嗯哼,嗯哼,姐也坐回沙發。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荊門網 www.ngufi.icu上一條 /3 下一條

快速回復 篮球逐风梦小说 返回列表

關閉

荊門網二維碼

請用手機掃一掃
參與荊門網互動

荊門網微信平臺二維碼

微信掃一掃關注
荊門網官方微信